圣山沙漠一夜 与隐士讨论耶稣祈祷文

引 论

在以后书页内,我所提出的是在圣阿陀斯山和一位属灵的导师所作的讨论。我原没打算记录下来。但是,有一天,我正准备阅读圣马克西母的一本著作的时候,我听见内心有声音鼓励我写下我和那位贤明的阿陀斯修士的讨论。我听从了,我承认这声音我以前没听过。于是,我一旦想起就写出。下面只是几个小时工作的成果,原因就在于此,谨向诸者诸君致歉。

不过,首先,我要稍作评论。

第一,本书不应该看成一则故事或轶事,而应视为藉‘恩典’成为上帝的信差蒙上帝赐信那位贤明的阿陀斯人的教训。读者有时候应该停下来欲想,而更重要的,是要祷告。一读再读也有需要。

第二,阅读对话时应该将其完旨记在心中,那就是:要将祷告生活付之实行。我们应该立刻下决心进入耶稣祈祷文的属天黑暗期,在西乃山和他泊山与上帝相遇。‘奉耶稣之名祈祷随伴著祂的立即启示,因为名字叫人想起祂的临在’(Evdokimof)。这想法和主的话语相合:‘因为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各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20)。使徒也说:‘所以我告诉你们,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3)。当人在作‘耶稣祈祷文’时,圣灵像云彩一般降临在他泊山上。

第三,读者不必想找出和我说话的修士是何许人。他也许并非飞黄腾达,他的论断也可能错误。圣导师不会如此。

第四,本书多次引用教父的名言,读者应该深受感动。但必须强调的是,圣灵活在众圣父里面作工,也活在时刻谨守的阿陀斯人里面作工。换句话说,他们的教训有著教父的精神,应该不必费多努力就可以牢牢记住。

除此以外,在讨论当中,见过上帝的肾明的隐士多次将随身携带的书打开(圣贵格利·帕莱马的,新约神学家圣西面的,以及斐罗凯里的作品等),朗读许多章节并作评述。

我热烈地希望会有读者得到协助来经验耶稣祷告文,有许多别人曾经得到成为圣洁,他们也可以成圣。

我感到必须想到‘属天之爱的学效者’这些英勇可敬的男子,他们住在阿陀斯山上,放弃世界,生活于其世界而非不适当的世界,乃是经验活上帝的改变形像的世界。他们是基督的当代见证人,‘叫自己脱离这世界,就世界而论,他们实际上是死了’。这些圣人时常支持我,许多次帮助我,用他们自己的粮食喂养我;我这贫穷的人欠他们的恩情极多。我是个贫穷人。如果我不即使稍进此粮,我会饿死的!饥饿如我,却藉著他们的恩惠,他们的祝福和他们的爱活了下来。

因此,下列书文谨献给那些在圣山上得知天上事的众圣神父,为他们的大爱聊表感谢之意,‘回报他们的爱’;以及那些热爱三倍贫穷,物质之(贫穷),属灵的(谦卑和顺服),和身体的(贞节)圣神父;以及那些真正活出主的至福的众父;因为,藉著心灵的贫乏而成为富有;变得温柔而承受地土;哀痛而得安慰;饥渴慕义而得饱足;怜恤人而蒙怜恤;内心纯洁而见掌权的上帝;成为使人和睦者而配得成为上帝的儿子。

哦,众圣神父啊,蒙福的修士,隐士,我们这些罪人‘谨宣告你为有福者,为长者的幼辈,众父的父子,圣者的罪人’(圣山的圣尼哥德慕)。

修道主教赫若狄奥·弗拉乔。

修士的缄默,言语和生活

圣山是一处奥秘的地方,在那里,本身就是永恒的缄默强烈地发言,因为缄默是来世的语言。如同圣天使凭藉出乎我们想像之外的智力互相传递属天的思想一般(圣大巴西尔),住在圣山的地上的天使以同样的方式在生命和祈祷里与天上的无形体者等量齐观,具有另一种能力好传递他们自己的经验。这能力就是缄默,尤其在圣山上,是最感人的证道,是一种‘缄默的劝诫’。那里的修士说话不多;他们‘在缄默中’活出上帝的奥秘;他们以缄默的方式经验正教神学。他们藉著缄默倾听上帝的声音,并且获得美德。按照新神学家圣西面所说:‘嘴唇的静默,眼睛的闭合,和耳聋,对于属灵生命的始学者来说,是获得美德的捷径’。

修士的缄默具有教化之功。从沙漠教父的格言里,我们读到这样的话:有一天,总主教提阿非洛访问一处庵室,众弟兄热心力劝阿爸·旁波向总主教说些启迪的话。阿爸答道:‘他如果从我的缄默中得不到启迪,从我的言词里同样得不到’。

人们登圣山,应该怀有藉缄默以得启迪的意图。访客懂得藉这方式得教导,每件事都可以向他说话。修士的沈默形像,隐士的洞穴,弥漫著痛悔气氛的修道院,大自然以及无生命的物体,将叙述许多故事,传送奇妙的教训。圣山以这样的方式‘在缄默中’说话。

不过,有时候他们说话,有时候又藉著他们由如何生活所立下的好榜样启迪人。

有良好的生活而不说话,比没有好生活而光说话,更能启迪人;事实上,他们说话的时候别人会干扰。如果生活与言语同时存在,他们就彰显出圣洁的榜样(匹罗司的依西多尔)。众圣神父活出圣洁的生活,无论们说些什么,都成为圣灵的器皿,成为圣三一、爱、话语、和智慧的‘奥秘号角’。他们有‘话’要说,因为他们的行为丰富。有人问,他们就说‘话’。

根据众父的格言,下面这样要求很熟悉:‘父啊,告诉我一句话,叫我可以得救’。发自隐士之心的一‘语’如同发自圣灵,沙漠语言被视为又真又实的启示;要求的人领受它作为恩惠之果,不必在心里细加推敲。对提出要求的人而言,发自属灵之父的此‘语’绝对必需。出自心灵的‘话语’为上帝之友,含有上帝的爱,与要求者的‘渴慕’程度相合。当上帝的圣母孕育上帝的道生下神人一体的基督,因此为成‘一切创造的喜乐’众神父们同样由于他们的纯洁,孕育话语,并且传递给渴慕的人,也成为他们的喜乐…。

有几位弟兄带著一些平信徒走向阿爸·费力斯,求他向他们说话。老人却不发一言。他们则又求了许久,他问他们:‘你们想听一句话?’他们回答:‘是的,阿爸’。于是,老人告诉他们:‘目前没有话语,众弟兄常向他们的长老请益,当他们作出所求,上帝会告诉他们如何说话。可是现在,因为他们只知道求,却没有作出所听见的,因为,上帝从众长老收回祂的话语的恩典,他们就找不到什么东西来说,因为再没有什么人实行他们的话语了’。众弟兄听见后不由悲呼:‘阿爸,请为我们祷告’。

从这范例可以明显看出,话语是恩典的阐明。恩典启迪纯良圣洁的人,将生命‘具体化’入话语里。也明显的是,话语要按照要求者渴慕的程度来表达,修士也知道在必要时动用谨慎的责备,甚至连最永恒的心也可以‘打破’,带领他们转向上帝。

所以当你以简朴、谦卑、和乐意要求他们实行的时候,你会听见恩典的‘发光’。这些话语简单而谦卑,但是却充满智慧和恩典。

基督是天父的全能的道,也是深深缄默的具体化,他他们在这一点上仿效祂。祂说话,然而,祂也保持沈默。上帝朝向人运动明确不仅是‘话语的启示’,也是‘沈默的表示’。因此,人朝向上帝和人类同胞的运动应该从这两件要素来辨别。你访问圣山求教,藉著沈默要多于藉著话语。

圣山的修士,隐士,这些沙漠鸣禽,活出极致的人生。他们沈浸在乐园里,是真正‘得到上帝的人’。他们在‘瓦器’里,就是藉著克己和服事别人而倒空的身体,活出基督的生活。人们在这些修士身上可以看见付之实践的圣化,而这种圣化并不是神学上并未亲身体验的理论上所教导的圣化。他们活出信仰也活出工作。因为,毫无疑问,信心没有行为是幻影,行为没有信心是偶像崇拜。上帝的恩典,基督的形象,铭刻在他们饱经风霜的脸上,圣洁的克己,‘逃避违背自然的,救援合乎自然的,于是配得那超越在自然之外的恩赐’(圣尼哥德慕)。

你注视他们的时候,会以为他们忧伤不快乐,然而,他们内在的宁静一旦溢出,可以俺没你!这些圣洁的克己如同大坝,储蓄著丰沛的静水,一旦开闸,水力爆发,邻近地区皆成泽国。隐士的嘴张开,将以芬芳‘浸满’你!圣修士的嘴是‘流注蜜和纯净活水的泉源’。你或许认为他们的生活没有价值,但很快就明白这些隐士有如‘参天大树’,树叶成荫,供你遮蔽,赐你清新。你看他们仿佛衣衫褴褛,不可亲近,久未沐浴,因为他们禁戒洗涤(Alusia),然而不消多久,你会看见他们同‘结出灿烂果实的永恒之树’,‘像百合花,统绿而永远芳香’芬芳沁人欲醉!这一切都因为有基督这真生命住在他们里面。他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上帝里面(西三3)。

在每一位随著众圣父的脚踪,并且按照他们的教训而生活的阿陀斯修士的身上,如果你里面有著上帝的灵,可以辨别出有两种似乎相反的状态并存著,那就是:死的状态和生的状态。生命出自每日的死,死由于生命的享有而变得更死。死(罪)越延伸就越死,生命(属基督的)越经验,生命就越大;‘生命’越经验,死就越发置于死,直到人的内心经验到基督的复活与升天。罪被毁灭,生命来临。因此可以说,修士是置于死地而后享有生命。圣帕弗罗致函罗马人说:‘因为知道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上帝活著’(罗六9、10)。圣尼奇塔·司提达托写道,同样的事发生在由于活出基督的生命而变得如同基督的圣人身上,就是向世界说:‘从死里复活的人是与基督一起复活,如果他与基督一起复活,知道死不再作基督的主,无知的死不再能作祂的主,那么,他就不再为肉体和世界活,已经向他的身体的肢体和人生的物质东西死了,但是基督活在他里面,顺服于圣灵的恩典而非内体的律;就是说他将他的肢体如同公义的兵器一般献给父上帝了’。

即使在圣化的修士身上,也可以发现他共同继承著休息与运动。根据圣马克西母所说,他们生活于‘不断运动的休息’和‘休息的运动’中。他们住在‘基督里’,却又不止息地朝向最得祂喜悦的方向运动,因为基督是最贵重的珍珠。尼萨的圣贵格利活泼生动地澄清这重点说:‘最奇异的事是,休息和运动怎么能同时并存,因为攀登的决不能静止不动,站著不动的就不能攀登;可是这里的攀登是由静止不动来完成。这意思是,人善上越发坚持屹立,他在德行的道路上进步越多。也就是说,他在继续运动时坚持于善。他始终在运动,也继续待在基督里。渴慕基督固然不绝如缕,同时也得到属天的满足。一位修士曾经说过:‘有时候奇异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饥饿,然而,我却感到饱足!’其实对属上帝的人来说,这件事丝毫不异。叮以说作‘完美,即依旧是未曾完成的完美’(圣约翰·克里马可)。

修士的生命成为上帝的生命和基督的生命的继续。修士经历基督所有‘世代’的‘暴风雨’。基督道成肉身于他里面,行神迹,受难,复活与升天。因此,生活在基督里,他不但获得自己整个内心世界的合一,而与他周围的世界合一。他克服一切分歧,比堕落前的人提升到甚至更高的层次;他变得与最初的亚当相似。圣马克西母指出亚当未能克服的五种分歧,但藉著新亚当,也就是基督的协助,如今人却在这方面成功了。他可以克服被造的与非 被造的,可理解的与明理的,天与地,乐园与宇宙,男人与女人的分歧。凭藉克服最后的分歧,他继续克服最初被造的和非被造的之间的分歧。一位属神的圣人将他完整的自我以及整个世界带到上帝的面前;圣徒因此是人类最伟大的恩人。

我在圣山上曾邂逅一位导师,是享有永无止尽的天恩的人。他居住在空旷大地,克服这世界的一切因袭。他无法以言语形容。如果你描述他的特性为知者则嫌不足。如果你说他疯了,就没有传述他的属灵之愚的伟大!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描述他。他已经脱出这世界的范畴,继续迈向永远的渊深。他解抚天上的火,他其实著火了。他如今藉自存的光著火了。你有时和他谈了几小时,你觉得他要点燃,并且要完全烧毁于火焰中了。你以为他要像先知以利亚在火战车上一般,当著你的面消失无踪。他在这紧要关头跟你说话,你以为他会像主一样‘正祝福的时候,他就离开他们,被带到天上去了’(路二十四51)。然而,你以为要发生的事并没有发生,因为有其他的事发生了。在他和你谈论属灵生命的时候,你感到良心不安类如他泊山抓住门徒注意力的‘奇观’一般。‘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门徒听见,就俯伏在地,极其害怕’(太十七5、6)。他说话的时候,圣灵突然降临,团团围住你,吸引住你。你惧怕了,但是也极愿意待在那里。当圣修士以简单真挚的言词和你说话的情形。圣修士确实在上帝荣光的异象之‘山’,在永恒的海洋和你说话,超越于尘世琐务之外,超越在你的身外。

有一天我接近这位导师。我知道他是一位真正的神学家。他不具有关乎上帝的知识,却具有‘属于上帝的知识’,是大多数人难以理解的!‘属于上帝的知识确如一座峻峭之山,很难攀登,许多人连山脚也没到过’(尼萨的贵格利‘摩亚生平’)。只有摩西能登上帝显像之山。并且看见上帝。我知道这位圣哲是摩西,是一位见过上帝的人。起初我感到局促不安。我能跟他谈什么!我们有什么共同的地方?我们处于同一波长吗?我们还在‘实用哲学’初阶的时候(洁净),他已经越过‘自然沈思’(精智的启迪)而抵达‘奥秘神学’(属于上帝的知识),也就是说,达到永远的知识。我们充满激情,他则是王的金色御座。我们将地狱人格化,他则是乐园。

不过,在我们讨论中,修士从高处走下,且把我升高。他倒空自己,却丰富了我!‘他本来富足,却为我们成了贫穷,叫我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求合一,需要双方脱出自我,与上帝联合就是如此。上帝走出自己,人也走出自己,这是属天之爱的特有之点。‘神学家有时将属天的称为情爱力,有时叫爱,有时则称为强烈渴盼和爱慕的对象。其结果是,作为一种情爱力和作为爱,属天的本身必须运动;因此它被人强烈渴盼和爱慕,于是凡是接受此力和爱的万物都受到吸引’(听告解者圣马克西母)。神父继续陈述:‘属天的情爱力也产生身外境界,感动那些不想属己而要归属于所爱的人。这些高级生物照料低级生物,地位相同者彼上互依,低位卑下的力争上游而改变为属天的事上看出’(斐罗凯利亚)。

我将那次谈话的每一分钟永远存在记忆里,放在心中。下面是关于我遇见他和谈话的内容及情节。

阿陀斯山日落

太阳西沈,阿陀斯山的早晨芬芳而迷人,修士们在神圣的修道院开托里孔(主堂)歌唱‘荣耀归于赐我光明的主’歌声中,夜的黑暗逐渐有去。人们可以说,是柔美的旋律,温和的锣声和温暖的琴韵将黑暗驱散。阿陀斯山上的下午也是和平的。一天的努力已经结束,黑夜现在散落其惟幔;修士将隐入其中以丰富的眼泪从事许多属灵的争战(ascesis)。太阳垂落,存在于苦修者心中的阳光却未熄灭。不止息的光辉白画存在于他们全然纯洁的心里,却无激情的云彩。哦,阿陀斯山的日落呀!日落充满魅力,充满恩典,包裹在静默之中。

晚课以后,几位运动员(修士)以缓缓行动的姿态面都弯向地面,从圣修道院的开托里孔主堂或他们住处的小礼拜堂走出,进入户外略作休息。他们坐在石凳上,奉基督最甜美的圣名默默祷告。他们需要,也坚持将金色的祈祷文铭刻在他们的心版上。我陶醉在宁静的时间里,大自然一片静寂,只有海水戏石之声偶而传来;这时,王者之阳光以各种色彩涂抹天空。阿陀斯的大自然所具有的特殊魅力,是祈祷和圣洁的光辉。非被造的恩典流遍身心灵,甚至弥漫非理性的自然和一切创造。狂暴无踪,万籁俱寂。阿陀斯整日整夜都沈浸在祈祷里。甚至自然本身也被修士的美声,甘美的锣声和顺服所驯服了!

自然并不太吸引我,然而,阿陀斯的自然有著特殊的恩典,人们或许从有上帝同在的修士的展望中得到启迪。但若有所见,则不是透过意念的眼睛,而是藉著圣化的心。心知道如何爱,如何欣赏事物,或许达到极致的宁静发挥其重要功能,因为‘无忧的人生,是因为它将盼望寄托于上帝,而自然前进了解上帝的创造’(圣贵格利·巴拉马)。

登上我自己的他泊山

阿陀斯山上的日落—太阳即将下山,我攀登是为了上升!我在日落中,极辛苦地沿著狭窄崎岖的山径向东方攀登!在信心不足的人看来攀登如此艰难,在坚持苦行、凭著英勇的决心弃绝世界及一切诱惑和逸乐的人眼中却是乐事。我在阿陀斯北侧某处登山。我要实践圣约翰·屈梭多模的名言:‘你的欲望依旧温暖时,何如效法这些天使叫内心更暖。人的话语不能燃烧你的心,惟独天上事物的景像才能’。

左右不能贯穿的岩石锐峰高耸,彷佛要穿透天空,又如阿陀斯山的声音和生命。我屈身上行,耶稣祈祷文在我口,在我心,在我的理性之内。朝拜圣山必须具有一个单纯的朝圣客的感情。距离道路不远处,在岩石中间,人们可以看见小房子,是隐居修士的庵室。有些建在洞穴里,有些稍微突出,看起来彷佛会堕落海中。属灵的蜜蜂就在这些小洞穴里酿制最甜美的灵蜜。圣尼哥复慕为阿托斯众神父所谱的圣诗进入我心,我不由吟唱:‘哦,上帝所呼召的蜂巢啊,隐藏于圣山的洞穴之内如同庵室,酿制出极甘甜的心灵之蜜’。

山的南侧也存在著同样的庵室,叫作开活利亚。其景色更加奇异。‘岩面微红,彷佛长了一层锈,许多居室靠在一起,建于高度骇人的绝顶。其中有些是洞穴,入口有石壁遮断,仅留一小门出入。有些地方,勇敢的隐士在岩石的突出部分建有圆顶小礼拜堂,一两间庵室内还留有一个具体而微的花园,奇妙的常青树在别处运来的土壤上欣欣向荣,增添不少异国风味。这些隐蔽处所披的纯净色彩,叫人看来犹如鸥巢。若修者互相沟通的小径则无法从海上看见。要想攀登非有大胆的决心不可。许多苦修者几年来没有离开他们的狭小庭院。因此,较为宽敝的隐居处设有小墓园,洞六里也有公墓存放著弟兄们的遗骸。在每一块头盖骨的额上刻有这位弟兄的名字以及他的去世日期’(菲提司·康托罗)。

这些升上第三层天经验上帝的同在的灵鸥和天鸽,散居在(岩石)的左和右。凡是像我在日落时攀登过,登上北侧狭径的人,会注意到同样的景致。他会战栗。他会感觉到上帝的恩典叫他冷静下来,但同时又如摩西‘燃烧的荆棘’一般烧毁他。他会想起以前的列祖走过同样的地方,如今在平安宁静里睡了,等待天使长的呼声和新郎的来临,好与他成亲;他的心思无疑远离世界及其一切逸乐。他们曾在这里争战一生,寻求平安,也找到平安。如今他们安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基督的声音‘不是死了,是睡著了’(太大24)在这些遥远的所在回响不已。

我怀著特殊的思想和感情登山。四周一片静寂。你偶而看见野鸟飞过,在天空啁啾,甚至听见夜莺歌唱。‘阿陀斯养育著许多夜莺’(圣尼哥德慕)。有低沈的嗼咚声不时传来。我继续前行,抵达一间小屋,看见一位平静的隐士试看破岩。

‘蒙福的修士,你好’,我说。

‘愿主赐福你’,他答道。

这是阿陀斯山上的致候。你要求祝福的时候,他们回答:‘主(祝福你)’。他们非常知道基督对属灵生命的重要性。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软弱。主是他们的盼望和他们的真正居所。他们常常复诵祂的圣名,因为他们住在祂的在里。祂是‘与他们同寝,与他们同起,藉著圣灵的安慰柔和鼓舞他们的心’的一位。

‘修士,你在那作什么?’

‘孩子,我在这里破开岩石作一个小贮水池收集雨水,好稍微饮用一些。去年我可渴坏了’。

‘可是这工作很困难呢!又没有合适的工具’。

‘我能怎么作?身体需要水。上帝会帮助我。我们在这沙漠里什么都不必有,但是一点水是不可少的。本庵室为我们祈福吧!’

叫我为蒙福的庵室祈福!不洁的人为纯洁的人祈福!

我怀著极大的敬意小心翼翼地进入庵室。你进入隐士的庵室怀著敬畏,因为这是奥秘之地。它肮脏、不整洁。但这一些只是属灵运动员的小事。那有时间作这种事呢?他拿给我一点水和一块果冻糖,表示他的关爱。在沙漠里,你当然知道什么是纯洁真诚的爱。在这盛著一点水和糖果的小碟子里,你发现了修士整个的心意!他给了你一切。

‘你从世界来的吗?’

‘是的’。

‘世事如何?’

这是你在阿陀斯上时常听见的平常问题。不过,这一次可重要了。因为问话的修士是在五十年前离开世界走向寂灭,再也没有回去过。苦修者也知道‘世界’是什么意思。世界是上帝的创造,但同时也成为魔鬼行诡计之所。魔鬼不就利用上帝的手工欺骗亚当吗?我们有多少人没有深受其害?

‘导师啊,世界已经离开上帝走入歧途,不但忘了祂,生活方式也完全与祂的期望背道而驰。教堂成空,鬼魔肆虐之地则人满为患。人们离开他们的属灵之父,住进了精神病院。他们的职业带来焦虑,他们的工作也全属世俗。今天我们选举,明天政府崩溃,议会瘫痪。他们只知看报,对圣经无知。他们看影戏数小时,受魔鬼感染而入睡。他们不肯学效圣徒的生活…’。

‘哦,’,圣隐说,‘这不幸福的世界呀!是魔鬼在掌控哪!是它每天制造环境和事件,从世上窃取了人们对基督的记忆。它叫人们不再向前展望,也无视自己的内心的痛苦。它叫人们只对别人感兴趣,而不关心自身。这种逃避主义使你较早时所谈的焦虑更形加剧。亚当犯了罪后躲起来,离开上帝后一切苦难接踪而至。人们作的是同样的事。我为全世界的拯救迫切祷告。求主耶稣基督怜悯我和世人。我整夜求上帝向世界显示祂的慈悲。在这动乱的时代,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命定要作殉道士…’。

那位隐士告诉我许多事。你去阿陀斯朝圣,每走一步你就会听见如此的智语。我向他道谢,求他祝福,求他在祷告中记念我。我走出他的庵室,如今这里已是他的墓穴,不过,他将从这里复活而得真生命。

与隐士相遇

我继续登山之途,走向我的变像山。最后,我在费尽努力后到达我要访问的所在。我在外面停下来略作喘息。

我觉得隐士的庵室不但是奥秘之所,也是‘属天之地’。住在里面专心以绝对宁静的心灵祈祷的人是基督的使徒。圣贵格利·巴拉马说这是给帖撒罗尼迦人的训诫。他以复活主日未能目睹复活基督的使徒多马作为起点,因为他当时不在门徒当中。不过,八天以后,他和使徒一起看见了主。上帝的圣徒建议说:‘在主日举行过圣餐礼后,你要努力寻找有一位仿效基督的使徒在静祈祷和吟诗的人。你找到他,就凭著信心进入他那如同天所的庵室,因为里面有著圣灵使之成圣的能力。你尽可能在里面待久些,和他谈论上帝和属天的事,谦卑求他指导,并且请他祝福。然后,主会像多马的情况一样,以不可见的姿态到你面前。祂会将平安赐与你的心灵,加添你的信心,给你支持,将你列入天国的选民之中…’。

我遵照圣徒的指点,来到视为天所的庵室。我觉得里面的导师是已经见过基督,如今住在耶路撒冷楼房里的基督的使徒。他成圣了,在上帝的自存的能源里有分,除了没有祂的本质以外,具有祂所有的一切。‘凡是藉著恩典成圣的,得到上帝所有的一切,只是不能在本质上与祂视为同一’(圣贵格利·巴拉马)。圣贵格利将他说成这样,我见到他如何加以区别?我有看如同多马要见基督那样的渴盼,因此我才决定存著极度的谦卑和痛悔接触他,要将他所告诉我的每件事付之实践。读者将会看出,我为这次有关上帝和属天的事的谈论以心灵致以深深的感谢。

我敲了敲小屋外门。里面的无尽平安令我惊讶。有缓慢的脚步声传来。门静静打开,导师的一名修生出现在我面前。

‘蒙福的修士,你好’。

‘主(祝福你)’。

‘如果可以,我想拜访导师。他忙著吗?’

你拜访隐士时应该力持谨慎。你可能打断他的祷告。他可能处于被提上他泊山的状态中,你却又将他拉回喧嚣的尘世。你可能犯了错误。你侮辱他,他不会苦恼,但是从山上将他叫下来又当别论。可是,这又是你可作的最佳的事,因为你会充满属天的馨香!他所吸收的光华会令你眩目。‘他从祈祷中出现红似火焰’(圣贵格利·巴拉马),如同摩西从西方下山脸面发光,以色列人不敢仰视一般,他也犹如从火中取出的灼热烙铁一般。你体验到‘不朽的甜美芬芳’。

‘我去问,’门徒说。

几分钟后,他回来了。

‘导师病了,不过,他愿意起床见你。请进来吧’。

我随在这位年轻的修士身后,走进他将年轻的生命所处的艰苦环境,实行苦行的所在。我虽然不认识他,却由衷敬佩他。

‘你们这里人多吗?’我问道。

‘只有导师和他的三名修生’。

‘我想讨论几件萦绕我心的事,我到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来就是为这原因’。

‘你作得好。朝圣客来这里应该怀著如此的心情!他们有些人来这里只出于肤浅的好奇。他们要来亲眼见到导师,然后回去吹虚一番。这些人使他疲劳不堪。他感到这些人就如动物园的游客和观光客。你来求教属灵的问题,谈一些关心的事真好。你要晓得你会听不到理论。他谈的是经验。导师活出这些经验,向访客谈论是为了帮助他们…’。

他话刚说完,神父…随即出现在我面前。他犹如突然升起的太阳!如何爆发出喜乐的喷泉。如同夜间的闪电。他的白胡须犹如脸上流下的瀑布。他的双睛敏说、闪耀、灿烂。我极少见过如此焕然一新的眼睛。圣贵格利·巴拉马说,众使徒在他泊山看见了非被造的光,他们的眼睛首先被圣灵的能力改变,然后才有所见:‘你明白吗?在这光的前面,那些依照自然的眼睛是盲目的。只凭单纯的注视,这光就观察不到;只有那些被圣灵的能力改变形貌的眼睛才能加以辨别。他们改变了,凭著如此的改变,这样的眼睛就能看见我们的必死本性领受自上帝,得自与话语的联合’。

这位神父时常看见他泊之光,他的眼睛被如此的经验改变形貌,其改变是极清楚的,因此作出祝福的见证。

‘请你祝福,’我说,一面屈身亲吻他那双显示出无数次跪拜记号的手。但是他却屈得比我还低,首先亲吻我的手。

我惊呆了。

‘但是神父啊,你为什么向我这上帝的不配仆人,羊群中的一个如此作呢?’

‘啊!你是一位祭司,具有上帝的恩典。我比你多出什么啦?’

‘我们这些生活在邪恶世界的人充满罪恶,你则住在这沙漠里,享有上帝的恩典。你已经成为上帝的黄金宝座,烈火的基路伯。圣经三次‘铭刻于你的内心,因此具有基督的灵能,成为‘基督在灵里的活泼居所’(神学家贵格利)。因此,你怎能向我如此作呢?

我在抱怨,彷佛己被征服了一般。我也确实被他那圣徒险格和他的谦卑征服了。我们往往更深地被一个人的谦卑征服,而胜于他的言词!他的爱比他的奇评更能叫人心乱神迷!

‘他垂下头说,你似乎并不知道我们在沙漠里的思想方式。宁静的心的特性之一是知悉自己的罪。一个人每天自省,就可以看见如此的有罪状态,看见魔鬼在他内心的试探,然后他感到自己果真是罪人中的罪魁。我的父啊,我要你相信我,每一个进入我这庵室的人都比我圣洁。他是上帝的天使啊’。

…我默然无语。他抓著我的手,充满关爱地领著我彷佛我是个盲人;他领我走进小教堂。这时,面对著灼热的日纩我如同盲人,在巨人面前我软弱无力,在睿智的老人面前如同小孩!他的首次动作是稍后即来的另一次动作的前奏。我和他一起感到何等安全呀!是何等无法形容的恩典!我到现在还感到他的温暖的手犹在!

我们走过必须弯腰才进得去的两扇小门。这里每件东西都显露谦卑。这入隐士的庵室,你永远必须弯腰。你应该忘掉你过去是谁,现在是谁。对于自视高人一等自我为本位的人,这里没有他的容身之地。我们走进小礼拜堂。他领我向幕后的圣像和圣坛致敬,点燃坛上油灯,同时吟唱著此堂所纪念的圣徒的信经。

无论你要走进那座修道院或庵室,他们要告诉你的第一件事是向教室的圣像致敬,提供圣遗骸供你致敬也是第一件友谊的表徵。这是陋室里最重要的事。它们使陋室丰富了!圣徒遗骸以如此的敬意保藏,一方面显示圣徒不在世界,同时也显示他们仍临在于世界,是‘藉著恩典’临在的。当圣徒的灵魂离开身体时,整个身体领受属天的恩典而达到至善。圣骸的奥迹和他们的芬芳如此而得到解释(新神学家圣西面)。导师和他的修生在这小礼堂里感受到主的仁慈,有分于奥秘的晚餐。

稍后他带我去一处他称为起居室的地方。里面有几张凳子和一些教父的著作,如:菲洛凯利亚,沙漠众父语录,叙利亚的圣伊撒,叙利亚的圣依夫兰,圣贵格利·巴拉马的作品等。我们分坐在两张凳子上。他叫我靠近些,随即进入静寂。他显然在祈求上帝光照我,叫我把自己看清楚,也求上帝给他亮光,好说出有需要的话。

与导师论耶稣祈祷文

‘圣父啊,’我低声说。‘近来我被一种盼望盘据住了。我相信是上帝植入的。我要得到洁净。我可以看见情欲在我内心飘扬。我觉得自己的心犹如丛林,饲养著多野兽,魔鬼是其主子,在里面为所欲为。我要摆脱这可怕的状态。我要将我的心灵完全交给上帝,求祂启迪我。狡猾的魔鬼毁坏得太久了。因此,我要得到洁净,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导师呀,你肯听我诉说吗?我要得到洁净!请指示一条明路!无论你说什么,我已经准备接受,并且无疑义地服从’。

…我开始时低声说,到最后竟悲呼哭泣起来。在隐士的耳中,我最后的话可能听来像雷鸣。是那么大声!他沈默了一会。然后极关爱地看著我;只有修士才有如此的爱并且知道如何表达。他给我的印象是不必为此烦恼,因为有上帝加以祝福。

他说:‘我们经验这种状态时,显然有圣灵存在我们里面作工。我们开始行在上帝的异象的道路上。这是异象的第一阶段。如果自存的光的完美异象是心灵的‘极度欢喜之光’,对我们罪恶的悔改与认知就是心灵的‘火焚’。因此,悔改以及渴盼灵魂的情欲得到洁净,构成恩典时间。惟有在恩典进入我们里面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出我们荒唐得离上帝有多远,而奋战著与祂联合。若非上帝的恩典临到我们,我们不可能产生如此的思想和渴盼’。

他是个睿智的导师,一位经验丰富的属灵父亲,确实充满恩典。他如同最好的良医一般,懂得如何叫你安静下来,如何给你平安,给你安抚的药物却不在叫你满足于你的自私,而在极救你脱身而出,并且医治你。

澄清这要点后,他继续说:‘我也必须告诉你一些方法,或极简单的方法。不要希望我将极沈重的事加在你身上叫你背。以‘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可怜我罢’祈祷文,不停地向上帝呼求,恳求我们的求主洁净我们的灵魂。我们的极救倚靠耶稣祈祷文,以及与祂联合。我们求祂来,祂来就可以医治我们。我们要像病人一样呻吟,祂就会像医生一样充满爱心地援救我们。我们要像落在盗贼手中一样喊叫,好撒玛利亚人就会来洁净我们的伤口,带领我们进客栈,以异象之光烧去我们的实存。上帝进入我们的心的时候,就会胜过魔鬼,洁净恶者所造成的不洁。因此,胜过魔鬼的胜利,是基督在我们里面的胜利。我们尽我们的人事,就是邀请基督,祂则尽上帝的事,战胜魔鬼,将它消灭。因此,我们不要抢著做上帝的事,而期待祂尽人事。我们应该了解透彻,尽我们人的本分,即耶稣祈祷文,上帝作祂的工,叫我们得拯救。教会的整个工作就是促成上帝和人同工。

隐士的要求

第一要求:修士是祈祷文运动员。他们带著基督的恩典进入魔鬼的领土,并予粉碎。他们破解魔鬼的一切计划。藉著不停的祷告叫它走投无路。向耶稣和上帝之母的呼求,在阿陀斯山上无时无刻不被垂听。由于恶者被逼得无路可走,他展开反扑。他的主要目标之一,是破坏静坐者的一切良善意 。我谨恳求你在你的祷告中,不要忘了修士和想成为修士的人。请不断为他们祈求:‘主耶稣基督啊,可怜你的仆人罢’,‘上帝的至高圣母啊,请拯救你的仆人’。魔鬼要尽力叫志愿献身的亲友等对他们漠不关心。属灵的人会表示他们的爱和关切。今天的人们自己不祷告,也不让想祷告的人祷告。他们要人不必祷告,只要面对社会问题就可以。今天世界迷失受苦,不因为缺少关心其需要的人,而是缺少祷告的人。许多人认为修士以祈祷为主要的工作是无用的,没有果效的,却不知道祷告是‘消除痛苦,永持警醒的属灵活动’。他们不想知道有人为他们和他们的问题祷告。于是,他们反对修道使命,而成为魔鬼的工具。魔鬼对于即将成为修士的人,尽力诱使他们陷入肉欲的罪,扼杀他们的修道生命。我们前面说过,人越感到世上逸乐难舍,他在体验修道生活上越发感痛苦而得不到洁净。

第二要求,请在你的祷告里也记住我,上帝也好可怜我。由于我的疏忽,只怕会丧失上帝的恩典。我深怕我是一个在这静港里遭遇海难的人。我祈求上帝能赐给我‘一个基督徒没有痛苦,没有羞愧和平安的生命终结,在基督可怕的审判座前有良好的辩护’。祈求我们的上帝之母安慰我,赐给我力量。我每夜特别恳求她在今生作我的保护者和帮助者,将意 在我死亡之时夺走我灵魂的所有鬼魔都赶走;并且在审判之时将我从永远的地狱中拯救出来,叫我配享乐园的喜乐。我拜托你为我祈祷,叫我能悔改。我要为我的罪苦泣,配享我主的慈悲。

第三要求。我的弟兄,也为你自己祈求能使用耶稣之鞭。‘奉耶稣的名鞭打仇敌’。念耶稣祈祷文,从主那里领受慈悲。你可知道,主在天上为爱祂的人预备什么荣耀吗?你可知道在那里有什么喜乐的盛筵等待著义人吗?我们不要待在基督的新房外面不得其门而入。我们不要落得听说:‘我不认识你们’(太二十五12)。

隐士叹一口气又说:‘主耶稣基督怜悯我这罪人和仆人…’。‘恳求上帝的至高圣母拯救我这仆人…’。然后他随即低下头,沉浸于静默里。

‘圣导师,我答应你遵守这三件要求,今天夜里你成为我的灵魂之光。虽然尚无需要,我肯定要实行第一和第二要求。但是这第三要求…’

我跪下来,满面热泪:

‘请叫我接近你,帮助我能得救。我不想重回世界。今天我发现了救恩。圣教父啊,请让我接近你,并且教导我。将圣化的奥□步骤显示给我。盲的我只能哭喊‘可怜我罢’。我就像税吏一般被罪所胜而哭泣‘可怜我罢’。我被鬼魔所附,我在痛苦中哭喊‘可怜我罢’。我像迦南妇人一样是外邦人,不过,我敢于求助‘可怜我罢’。由于我的情欲,我是个麻疯病人,我全心全意哭喊‘可怜我’。我是个浪子,我要回家。我是…我是…我不是上帝的孩子,而是魔鬼的孩子。导师,请接受我靠近你,不要叫我走。我要死在这里。我要死在这偏僻荒凉的地方,好叫我的灵魂吐露芬芳得见上帝。我要我的眼泪滋润我。我要成为上帝的器皿,并且像你在守夜时一样歌唱:‘我醒著,我像屋顶上的孤单麻雀。我的眼泪是我日夜的滋补’。我泪洒长椅,湿透床榻。我忘记饮食,由于高声呻吟,我的骨头切入肉里。我的灵魂渴慕你,我的肉体切望你。神父,你听得见我说的吗?我没有离开。我待在这里。我要生活于此。我要终老于此,然后由此升天。神父啊,请接纳我…’

他不说话。或许他在说话,只是我听不见。我只听见他最后的话。

‘我的孩子,百姓需要你。去工作,传扬上帝的旨意。回到你朋友的身边,将主为你作的事告诉他们’。

我感到责任未了,只有服从。这是上帝赐给我的旨意呀。

‘但请答应我,’我说。‘请接纳我来这里和你一起待几个月,好在上帝的国里当学生’。

‘是的,我答应接受你的愿望。午夜已近,圣礼即将举行,休息一会吧。今天要预备庆贺圣礼’。

‘今夜,睡眠不能给我安息。庵室容不下我。今夜我重生受浸,请给我祝福,让我在这小园子里待到圣礼举行时间。在这时刻,守夜反而可以提供更好的休息。在星空下度夜的人听见天使长的声音,赞颂基督,变得‘像’祂。

‘我祝福你。愿上帝与你同在’。

阿陀斯山沙漠午夜

我出去坐在一块石头上。天黑了。远处传来温和的海鸣。永恒的一切甜美进入我受到扰乱的心灵。无边的宁静。我感到基督的临在,祂知道如何填补这沙漠的空虚。

我生平很少度过如此的时刻。有两个主要场合进入我的思想。第一个是在幼年时期躺在我教父的怀里。透过教父的发言,我可以听见新信徒礼拜仪式的进行。我皈依了基督,成为祂的身体的够资格的肢体。第二个场合是那天夜里,我领受到导师的热情和蒙福的教诲,而得以领受第二次的悔改浸礼,并且与上帝相遇。惟一的不同是,在第一种情况有许多事我不明白(几乎毫无所知),第二种情况我则知道自己向上帝靠近。上帝在那天夜里将吗哪赐给我,用圣隐士的话语喂养我。

先知伊撒依亚说:‘在耶路撒冷有后裔和亲属的人有福了’。斯达汪尼奇塔修道院的阿陀斯阿爸作出渊深的解释说:‘我们也可以说我们都蒙福,因为我们拥有正教的锡安(圣山)这圣苦修士的后裔,在天上的耶路撒冷,我们也有众多的至亲。他们为我们而活,是我们今生和来生的光和盼望’。

我愿意将苦修长老在讨论时所告诉我的一切付之实践,对我来说,(长老)‘是天上奥秘的传授者而非立法者’(阿爸·波曼)。像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所作的一般,我低低垂下头,开始暖心运动好随后开始耶稣祈祷文。

对修士而言,夜间时刻是赐与生命的时刻,有如‘不息祈祷的进修会,耶稣的极甘甜思想进入他们内心’。夜晚给天使一般的生活经验作出有果效的回应,这是他们实行属灵工作和耶稣祈祷文的原因。修士废除黑夜,有如修道生活废除一切。修道生活废除死亡,因为婚姻更新生命也更新死亡。一个新生命诞生了,但这生命会死,但守员的生活停止压迫人性。修士的生命是永恒的开始,是真生命,因此他经验末世论的实存,也就是天使一般的生活方式。主说:‘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路二十34)。修士属于另一个世代。今天成为永恒,成为无时间的时间历程!‘修士虽然守贞在世上行走,却接天堂’。因此我们才可以说守贞的生活甚至废除黑夜。修士由于活出末世论和天使一般的生活方式,黑夜变成白昼,根据启/默,‘那里不再有黑夜’,对于肉身天使的修士而言,这里也不应该有黑夜。羔羊,太阳,和基督光照他们。

按照圣教父所说,‘黑夜有益于一切’。它对实际的灵魂和神学上的灵魂都有益。合乎实际的是处于修道生活第一阶段的修士,他们必须和自己的情欲战斗,将之改变成属天的爱。他们是‘饲畜人’,要带领误入歧途的羊群的灵魂。静思的修士是在这阶段得胜的人。他们走过埃及为奴之地(情欲)进入无欲的沙漠,以纯洁的思想和纯洁的心引导羊群登上沉思(属天异象)之山。教父说,黑夜很重要,对这些族群都有裨益。

那些处于第一阶段的人记得住他们在‘恶行的扰乱’那天所犯的罪。藉著赐与生命的恩典之助,他们发现自己的罪是真的,无法想像的,于是哭喊:‘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可怜我们罢’。他们不会将一切罪恶思想、可耻的欲望、和罪行都封进潜意识的洞穴,而是要藉恩典的力量进入洞穴,将压抑在里面的东西勇敢地驱逐出来,后而得到医治。他们不但复杂的思想,也从简单的思想洁净他们的心和意念。处于启迪阶段的修士以不同的方法度过他们的黑夜。由于违背本性的一切状态都得到洁净,他们归荣耀于上帝,于圣三一真神。他们灵能得到安息,引导他们的心思意念登上属天的异象山。

当傍晚来临,他们想到创世日‘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当不久后星星出现,想到星星的创造,他们如同天使在那时立刻赞美上帝一般,他们现在赞美上帝。当别人入睡,似乎并不存在,这些修士仍醒觉与上帝同在,并且荣耀上帝,如同堕落前的亚当一般。在打雷时,他们想到可怕的审判日。听到猛禽的叫声,他们体会到号声呼叫死人从他们的坟墓里复活。升起的晨星和黎明提醒他们,人子的记号赐与生命的十字宝架的出现。灿烂夺目的太阳提醒他们,基督降临时的如日荣华。复活后立刻赞美基督的圣者‘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四17),那些在黎明时依旧沉睡忽视赞美上帝的,是将被审判的罪人…

我努力多少以这样的态度度过夜晚。我努力以这样的思想温暖我有罪的冰凉心肠。当我的心开始溶化,我以圣奥古斯丁同样充满爱的话语祈祷:

‘你那蒙拣选的利剑箭矢藉著你的能力刺穿我心的硬壳,以你的爱力贯穿,因此我的灵魂才能说,你的爱伤了我,凭著爱你,我蒙受创伤,我日夜泪流满面。哦,主啊,我恳求你,用你的爱的锐矛刺穿我的坚硬灵魂,进入我至深的实存。以活水滋润我,启开我的眼睛让泪泉不停涌流。用你那不移的爱保护我,赐给我希望好目睹你的荣光,赐给我永久的眼泪,我不仅在今生寻求安慰,也在那天上的新房配见你的面。亲爱的我的主我的上帝,请叫我枯乾的灵魂,只渴求你带领我去那永流不息的活水旁。或者,我的上帝,我的生命,吸引我趋向你到那活泉边啜饮,满足,永远与你同活。哦,生命之泉求你用充满慈悲的爱充满我的意念,叫我凭著你的爱的光明哀伤溢流我心。世上的忧虑不过转瞬即忘,惟有你永居我心…’

于是,我倾全力将苦修士教导的‘耶稣祈祷文’一再朗诵。我不清楚在那里待了多久。是那时钟停摆的时间。永恒将时间停止了。

午夜已经过去许久。我看见苦修士在小屋里点起一盏一盏的灯。夜莺起来鸣唱。‘它们是良心责备之泉’,灌溉我们的乾燥土地!‘山上的灯塔’放出光芒!芬芳悦目的百合’使全世界充满香味!庵室以声音短暂地回应,随即在属天的启迪下倾流悔恨之泪。他们兴起赞美基督,求祂赐下天恩和丰富的怜悯。

耶稣,你何等良善,充满难以想像的光华愿荣耀归于你,将意志和能力结合成一体。耶稣,你是出乎我们理解之爱,你以能力支持著宇宙,愿荣耀归于你。耶稣,你是道路,真理,生命,你以赐与生命的话语,将真理向我们显示,我感谢你。耶稣,你是那些蒙福的人渴望沉思的对象,我为堕落的本性的救赎向你献上感谢。耶稣,你是超越一切之光的光,我向你告白我行在黑暗里,罪的黑暗里。耶稣,你是一切的终审,我向你告白,我没有如愿被你的爱穿透。耶稣,你是生命的泉源和最甜美的温暖,将我的冰心重新振奋。耶稣,你是光明之衣,由星星穿著,遮盖我的赤裸。耶稣,你是洁净我心所凭仗的一切,愿我能看见你。耶稣,你在万有里又超乎万有之外,我的上帝啊,求你显现你的面叫我得救。耶稣,你是一,超出我的一切了解,请启示我如何与你合为一,藉著我意念的恢复,以及一心一意的祈祷。耶稣,你是超越一切未知以外的奥秘求带领我超越出一切所感所知以外。耶稣,上帝的儿子,可怜我罢。山上一片火热。魔鬼痛苦呻吟。修士果然圣化了。

圣礼的庆贺

我继续将耶稣祈祷文念了相当一段时间。我怀念生活在世上的人们,弟兄,和朋友,觉得有必要在此时此刻迫切地为他们向上帝恳求。

这时,他们呼叫我在小礼拜堂里庆贺圣礼。这是何等的圣礼呀!何等的庄严!我知道圣礼是完全的神学和上帝的异象。我知道圣礼是真正的逾越节,十字架之路和基督的复活。那天夜里,我活在这里。在信徒的生命中,圣礼是至高点。‘它是生命的目标,达到此就不必另求其他以寻得幸福’。是的,圣礼是信徒的最大幸福。

礼拜堂里只有几盏油灯,但已足够照亮众圣徒、上帝的至高圣母和基督的圣像。三名修生和他们的导师静站在古旧的座位上实行奥礼。他们不只是出席而已,他们和我一起庆祝圣礼!从圣像研究观察,他们的面孔颇像圣徒的面孔。他们彷佛从壁上走下,以复活显现。他们的声音柔和,软弱,因悔罪而不成声。他们由受创于属天之爱的内心发出咏唱。那些生活于世,未曾苦修及悔罪的人,很清楚被分辨出来。

我承认这独特的圣礼给我造成困难的境况。我有生以来从未既感到尴尬,又感到永不枯竭的喜乐。我感到尴尬是因为我在圣徒之中。当我走出圣坛祝福道‘愿平安与各位同在’时,我感到困窘。因为他们有平安,我才需要平安。当我给与使徒式祝祷‘但愿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天父上帝的慈爱,和圣灵的交通与你们各位同在’的时候,我清楚知道自己在作什么。我在为那些恩典丰富的人给与祝福和恩典。我在向心胸永远升高的人说‘我们来升高心胸’。我才是惟一和这诫命有关的人。当我祈祷‘凡是被肉体的欲望和逸乐速缚的人,不配接近或献上…’时,我也深深感到自己的罪。我以不可名状的悔恨流出无法止住的眼泪朗诵祈祷文:‘请垂看你有罪和不配的仆人,从我的心和灵洁净邪恶的良心;并且藉圣灵的能力,叫我能够以蒙恩的祭司身分,站在你的圣桌前,主领你最纯最圣的身体和宝血。我来到你的面前俯首恳求:请转脸不看我,不将我弃绝于你的仆人之外;却将你有罪和不配的仆人视为有奉献的恩赐’。

我感受到恩典,属天的临在令我的灵魂深感甜蜜。已在隐士的睿智指导和祝福之下得到洁净的灵魂,如今完全献为万王之王的居所。

圣体时间来临,我经验到最感人的时刻。由于苦行而显怃悴的人影得到上帝的异象和天光异象的光照,走近领受耶稣,参与圣礼,从基督的圣体领受丰富的恩典。他们越走近爱桌与爱相连,耶稣祈祷文越发增强热爱。他们越参与圣体,对耶稣祈祷文越发增加热情。
‘上帝的仆人…修士在我主上帝和救主耶稣基督的宝贵圣体和血有分,将罪洗净,进入永生’。他们确实分享到永恒的生命。‘认识你独一的真上帝,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十七3)。庆祝圣礼,将基督分授与那些藉恩典成圣的人,是件令人尴尬的处境。基督临在那里。‘藉本性为真上帝而成圣的圣者,有上帝在他们中间’。

人的身体由于圣体礼而‘放光’。领受天粮这属灵的吗哪,我们不将它变成肉体,而是我们的肉体得到改变。一切都发光了!

圣体举行后,咏唱者按照圣山的惯例唱道:‘阿们,阿们,阿们。罪得赦免,进入永生。让我们的口充满赞美。哦,主啊,我们歌唱你的荣华,因为你认为我们配得有分于你的属天圣洁,不朽的赐与生命的奥秘。请保守我们在你的圣洁里,好叫我们整日思想你的公义。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他们分享圣体,是为了整日与基督同活,默想祂至圣、至甜美的慈爱圣名。

圣礼散会后,一位修士念出感恩祈祷文。在度过奇妙的时刻后,由圣教父编辑的圣体感恩祈祷,有如我主耶稣基督的祈祷文:‘请将你的这些恩赐授与我…好启开我了解的眼睛…增添你的属天恩典,承受你的国度。它们保守在你的神圣里,叫我永记你的恩典不忘。慈悲的主啊,从今以后我不为自己活,要为你活’。或者朗诵他们(教父们)最尊崇的至圣上帝之母的祈祷文:‘…带来真光,启开了解的眼睛;你诞生了永恒之泉,叫被罪杀害的我重复生机。哦,慈悲的上帝之母,求你怜悯我,将忧伤痛悔之灵赐给我。赐给我谦卑的意念。解放我被掳的思想。在我最后一息之时保证我无虞定罪,却领受最纯洁的圣礼医治灵魂与身体。并赐予我悔改认罪的灵,好叫我有生之日赞美荣耀你’。

圣教父谈论光和生命。也谈论悔改的眼泪。

圣体礼后,属灵的生命越发丰盛。

在苦修的争战中,基督绝不可缺。

那天夜里,至少对我来说,礼拜堂是原封不动的正教模式。基督临在的奥秘。雅各之梯。我从心的最深处听到呼声,‘这地方何等可畏,正是上帝的家,正是天堂之门’。圣教父从这里升天,他们尽情享受著永恒。

上帝以前藉著圣隐士医治了我的瘫痪。但是现在,在圣礼中,我看见了上帝并且认识祂,就像瘫痪病人一般。主在池边医治了他,但在这殿里,得到医治的人认识了祂。

那天夜里我升天了:‘哦,比白画更明亮的夜晚;哦,比阳光更令人喜悦的夜晚;哦,灿烂比雪更白的夜晚;哦,比闪电更明亮的夜晚;哦,将睡眠驱走的夜晚;哦,教导我们如何保持清醒与天使一起的夜晚’。

我有把握地承认,在圣山一日,超过一年的研究。在人迹罕至的小屋一夜,价值远胜大学学位。和稳士一席谈有如一汤匙维他命,价值远胜世上的一切胡言乱语。

我视阿陀斯山如正教信仰的方舟。在这里,说的不多,经验却多。它是世界和超越今世之事之间的边界。‘位于世界和超越世界之外的边界,阿陀斯是德行的祖国’(圣贵格利·巴拉马)。阿陀斯是正教世界的青草地。每一位隐士向信仰的世俗化发出沉默的抗议,因此是我们信仰的有力保卫者。这里在这阿陀斯山上,有著充满活力的可能真正悔改,经验完全的正教信仰,因此,它为教会,为生活于世的人们作著极大的奉献。每一位隐士都如约拿(从他好的一面说)似乎打算逃往他施(入沙漠),却被大鱼(上帝的恩典)带往尼尼微那大城(入世界),传扬悔改之道,归向上帝。

‘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路九33)。不过,我在那里可没有棚。从耶稣祈祷文得到珍宝后,导师向我解释,我可以跑进世界凭它的力量投炸弹了。我要向地的四极宣告阿陀斯藏有珍宝;它是过去的藏金,不是绣金的祭服,不是附 解的抄本,而是其能力可以成就万事的充满恩典的耶稣祈祷文’。

从我自己的他泊山下山

天一亮我就去找教父给予祝福…然后从山至海,从高灵的山走进世界的海洋。我发现他平静安稳地边念耶稣祈祷文,一面作他的手工艺品好谋取生活所需,那是一片土司面包和必需品。

‘请祝福我,’我说,同时低头吻他的手。

‘再见,我的神父。愿上帝的圣母与你同在。愿圣三一真神支持你。‘愿主保守你的灵魂和身体,不受一切邪恶,一切由魔鬼引起的逆境,由扰乱引起的一切遐思的危害;愿主作你的光,你的保护,你的道路,你的力量,你的喜乐冠冕和永远的帮助。要警醒呀’。将耶稣祈祷文作为你的密友。也请为我祷告,求上帝怜悯我。

修士的祈祷文充满生命。它们发自敏锐的心。

‘导师,谨为每件事向你致谢。请为我,我的朋友,我的属灵儿女,我的亲戚祷告。圣导师,祷告,祷告。请为全世界祷告,因为你站在接近天堂的极峰,你是人类最宝贵的人。祷告呀。你和许多其他人是藏在圣山宝库中的正教信仰的无法估 的珍宝。祷告呀,为我们这些罪人祷告。你是高悬于沙漠上的铜蛇,我们这些被罪蛇咬伤的罪人,只要一见你就得医治。你是我们的摩西,只要站在山上高举双手祷告,我们就能击败底下世界的敌人。请千万不要放下你的手,因为仇敌魔鬼的力量会粉碎我们。祷告呀,导师…’

‘我的神父,愿上帝赐给你怜悯’。

‘请祝福’。

‘愿主赐福你。希望你明年再来’。

我如同燃烧著的六翼撒拉弗,又如烈火先知以利亚一般下山,走到海岸乘船。理智停止了。只有我的心在著火,翩翩而飞。我不自觉地,将杰出的阿陀斯修士圣尼哥德慕为阿陀斯众教父所谱的歌曲咏唱出来。

‘有福的教父呀,谁会诉说你的争战;谁配赞扬你的苦修功绩?谁会赞扬你意念的节制?你的不息祈祷,你为赢得美德所历的苦辛,身体的憔悴,抵抗情欲的奋战,通宵祷告聚会,止不住的眼泪,心灵的谦卑,对枕鬼魔得胜,以及其他一切恩赐?哦,无数的圣人呀,依靠上帝成圣。哦,上帝所拣选的蜂巢,制造蜜蜡蜂房,在圣山上的宁静土洞山穴里充满最甜的蜜。圣三一的喜悦!上帝圣母的喜悦!阿陀斯的骄傲,世界骄傲之源。求主叫我们的灵魂寻得怜悯’。

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藉著你的圣徒的代求,可怜我这罪人罢。上帝的至高圣母,拯救我罢。

尾 声

如今我位于本书之末,感到有必要向至高的圣三一,为张开我的眼目献上无限的感谢和荣颂。我得到帮助在灵里与圣山(美德的家园)得到连系,并且得以认识圣洁的人民。‘他们生活于世,但却是天上的公民’。与这些人相识,和他们谈话,采取他们的忠告,我发现了属灵生命的另一范畴,是超越伦理教导和枯燥的灵修之外的。我获得灵的自由和拯救的动力。我深深感受到基督徒的使命。

我对属天的恩典也负欠良多,因为我藉以记录下我和圣山上如此的圣人的交谈。由于语言实际上太贫乏,有时候不适合担此重任,这次神圣且赐予生命的谈话无法适当呈现于笔墨中。但即使如此,从此处所写的少数事件,即使模糊,人们仍然可以了解。这次谈话所造成的痛悔。

我相信会有人得到这些思想的帮助。在写作本书之时,我的信仰基于我与魔鬼从事战斗的事实。我感到它距我不远,尽其所能阻止我。不过,赐与生命的恩典力量帮助我完成了。

正教信徒都知道,我们可以得到拯救。我们能够得到拯救,基于我们‘照著上帝的形像’而造的事实,上帝的形像显示于神人基督身上。许多正教神学家强调的真理是,神人基督是我们人类本性所造成的一切问题的答案。关于基督的教导是我们人类学的基础。教父从事对抗异端的论战不出于人的恨,而由于博爱(对人的爱),他们努力持守关于基督的永不改变的教训时,是为了叫人能够得救。因为如果任由异端特别在基督论上占了上风,我们的拯救可能完全丧失。根据正教教会的教导,基督是完全的上帝也是完全的人,真上帝与真人的联合不能取消,不能分离,不能分割,也不能改变。两性联合于基督身上,我们才有了圣化的可能与盼望。耶稣神化了得自童贞女马利亚的无罪人性,并予荣耀。它如今存留于所有的人类位格里,凡是愿意得救的人都可以圣化。这可以藉著悔改与努力,叫我们每一个人与神人联合,在‘基督耶稣’里活出我们的生命就可以获得。洁净带来光照,并且与钍督联合。‘因为那里有洁净,那里就有光照;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神学家圣贵格利)。

尤有进者,这正是上帝的道成为肉身的意义。‘道成为肉身(即人),因此肉身(人)可以成为道(修道士马可)。基督愿意拯救人,升高人的‘堕落形像’。是的,人藉著神人基督如今也可以成为神人。上帝的道藉著自卑而成为人,人也能藉著恩典成为上帝。在基督的诞生筵中,我们通常强调和平、仁爱、谦卑等这些发自神人诞生的道德之果。但是这一切是由于人性而存在,与神性相联才发现了平安、喜乐与恩典,因为救主神人耶稣诞生了。我们的喜乐是因为‘为我们生了救主’(路二11)。是的,神人确已降生。耶稣不是拯救的报信者,而是拯救本身。祂不是访问我们这悲惨大地的过路客,祂是新创造的‘重现’。由于我们这亚当的有罪者根病入膏肓,祂是健康的新根。祂给我们带来生命,如此我们才能成为‘栽培成的橄榄树’。

因此,除非藉著神人基督才有拯救,没有祂,就只有疏离和兽化。凡是不活在基督里的人,就疏离上帝,疏离他自己和他的邻居。上帝就变成他不认识的陌生客。他自己则成为禽兽。圣马克西母说:‘人心一离开上帝,就变成贪爱逸乐、残暴、野蛮、与别人为敌的人’。他的邻舍不是他的喜乐,而是他的地狱。于是,人远离神人就毁坏堕落;就成为启/默中的属乎魔鬼的兽兵,变成违背本性的非人。按照奥秘神学家卡凡西拉所说,人离开神人基督就变成‘非人’,变成零,因为他丧失了基督里的生命。惟有活在神人里的才是真正的人。我们可以说,人若非成为神人,就成为兽人。历史会走到尽头。

我们必须活在基督这上帝的道里,藉著恩典成为基督和上帝的道。我们生活于教会,在基圣奥秘里有分,就可以得到,因为‘彰显于圣奥秘里的教会,不是作为众徵,而如同存于心的肢体,如同扎根的树枝,如同主所说,是葡萄园里的葡萄枝’(卡凡西拉)。藉著呼喊耶稣的圣名,朗诵耶稣祈祷文,就可以达成。‘主耶稣基督,上帝的儿子,可怜我这罪人’,这耶稣祈祷文特别与圣体密切相系。我们圣正教教会的全部神学隐藏于这小小的祈祷文里。因此我们时常默想最甜美最能产生喜乐的耶稣圣名。耶稣祈祷文不仅为修士所预备。当然,他们有机会不断生活在其内。但是我们这些罪人也能朗朗上口。我们来为这目的拨出时间,在早晨念祈祷文十分钟,夜晚十分钟,尽可能不分心。最重要的是要定一个不间断的固定时间(即使很短)。随著时间去,这时间可以延长,心灵嘴唇都会感到甘甜…我们甚至走在街上,入睡前,只要有空暇,都可以念。丈夫、妻子儿女,在早晨夜晚可以念数分钟。由其中一位平静安稳地朗诵,其他的人则静听。于是,丰沛的恩典会临到全家。有许多夫妇和家人实行以后,在生活中看见许多奇事…想在祈祷中更进深的,则需要一位有经验的属灵辅导。同时,我们的生活要与基督的诚命相符合。基督的跟随者要将自己与基督的言行连结起来。藉著遵守诫命,我们也领受到恩典和完全的圣三一。圣克西母说:‘凡是领受并且遵守一条诫命的,就拥有奥秘的圣三一’。

我的弟兄,如果你阅读本书而获益,请为写下这篇对话的作者祷告,好叫我悔改并且得著我们上帝的怜悯,活在基督里,活在教会里,活出基督徒的风格。我以全心向你作此恳求。

语 汇

修道(Ascesis):指人通过属灵生活:心的净化、灵能和圣化的启迪三阶段,所作的努力和使用的方式。由于这是藉著基督的诫命来达成,修道是人努力遵守基督的诫命。因此,修道和诫命的遵守及人的医治连在一起。

洞察(Discernment, Diarists):藉以辨识心灵状态的属灵恩赐。它不是意念的敏锐,而是上帝的恩典的能量。它是附属于纯洁灵能的恩赐。它主要是在被造的和非被造的事物之间,上帝的能和魔鬼的能之间,以及上帝的能和人的精神物理能之间作出区别。因此,人可以区别情绪状态和属灵的经验。

修生(Disciple, Hypotactikos):以这词的狭义来说,指服导师的指导,好得到医治,并在上帝的恩典里获得圣化的修士。就这词的广义言,则指从属灵的教父得到属灵指导的每一位基督徒。

不动情,无欲(Dispassion, Apatheia):灵魂有三项能力现象,就是:智力,食欲力,和急躁力。后二者构成灵魂的所谓易感现象。因此,无欲不是灵魂的易感现象的克制,而是其改变。一般来说,当灵魂的所有的力转向上帝,指向祂的时候,我们就进入无欲状态。

身外境界,魂游象外(Ecstasy, Ekstasis):它不是灵魂离开身体而‘出窍’,而是灵能脱出理智和周围的世界之外,并且回向心。它不是灵魂和知性的休息,而是如睡眠和吃喝等肉体之能的休息。

遐思(Imagination, Phantasy):灵魂的灵能遮盖。它是一种堕落后的现象。是灵魂的能被遮盖而暗昧。若修致力于将灵能从遐思的能量中净化出来。

导师(Gerundas):得到上帝恩典的医治,并且有果效地协助他的属灵孩子(修生)得到医治的教士或修士,曾历经心的净化,灵能的启迪,而获致圣化。

心(Heart):人的实存的属灵中心。它是藉著在恩典里修道所彰显的领域,上帝本身在里面彰显。它也称为能力,即灵魂的能量(智力,食欲力和急躁力)的中心。

静坐(Hesychia):心如止水,灵能的无扰状态,心脱离思虑、情欲和环境的影响而得释放;它是上帝的居所。静坐是人们达成圣化的惟一途径。外在的宁静有助人达到灵能之静。一位静坐者遵照一种特定的方法努力使灵能回归于心。

启迪(Illumination):当一切思虑离开心,灵能回归的时候,祈祷文开始不间断地运作。这称为灵能的启迪。因此,灵能启迪与灵能祈祷紧密相连。

灵智,知识(Knowledge, Gnosis):它既不是知性上与上帝相约,也不是关乎上帝的理性知识,而是亲自经验上帝。关乎上帝的知识,与自存天光的异象紧密相连。这知识超越任何其他被造的知识。它藉著人的圣化而获致。圣他是人与上帝相通相联合。如此的联合酿成上帝的知识,其位阶越出任何人类知识之上。

哀痛(Mourning, Penthos):灵魂的深度悲伤。在上帝眼中,哀痛是属天恩典的能量,与悔恨、哭泣、眼泪密切相连。它称为令人欢喜的悲伤,因为它不会引起任何心理上的异常,却带来内在的平安,促使人渴望调整他的生命与基督的诫命相合。

灵能祈祷(Noetic Prayer):以灵能作的祈祷。灵能脱离理智、情欲、和周围世界的奴役,心无旁鹜地回归心内的时候,灵能祈祷开始。灵能祈祷是由灵能在心内作,悟性祈祷则在理智内作。

灵能(Nous):在教父的教训里,这词有各种用法。它或指灵魂,或指心,或指灵魂的能。虽然如此,灵能主要是灵魂的眼睛,灵魂最纯洁的部分,是最高的注意力。它称为灵能,与理智不能认同。

情欲(Passion):罪的发展的最后阶段。罪的阶段是:透过思想刺激,结合,同意,愿望,行动,和情欲。情欲是支配人的重覆行动。在修道神学上,灵魂能力的运动与本性相背的称为情欲。

逸乐(Pleasure):人在享受一件目标、理念等时的感觉。按照相应的身体和灵魂,有官能之乐和属灵之乐。从上帝来的乐事和平安连结一起,罪和魔鬼来的乐事则引起扰乱。另外,从魔鬼而来引起痛苦和罪恶的乐事,则与情欲相连结。

实习生(Practical Man, Praxis):属灵生活的第一阶段是努力净化人的心。实习生就是努力净化自己的心的人。在教父神学里,实习生又称为饲育者,因为他要努力像对付动物一般驯服他的情欲。

洁净(Purification, Katharsis):洁净主要适用于灵魂。在教父神学里,洁净一词用于表示三种状态。第一种是从心里弃绝所有的思虑。所以称为思虑,是因为它们必须存在于理智。第二种状态是刻苦己身,好叫灵魂的力,智力,食欲力,和急躁力依照本性超乎本性来运动,这意思是它们必须转向上帝,而不违背本性。第三种状态是修道法,人藉以从自私的爱达到无私的爱。

理智(Reason, Logiki):是灵魂的能力,我们藉以理解周围的世界,和它发展关系。我们藉灵能获取有关上帝的经验,并且规范这经验,再藉理智达成。

死亡的记忆(Remembrance of Death):不只是我们生物学的存在将走到尽头的感觉,而是必死感,就是堕落所穿的肉身衣服终归尘土。死亡的记忆藉上帝的恩典使之活动,创出悔改的愿望。死亡的记忆也是丧失上帝的恩典的经验。

上帝的记忆(Remembrance of God):不断地记忆上帝的圣名。它不仅是记起上帝,而是透过净化的灵能所达到的一种状态。它藉灵能祈祷来获得及表达。

罪(Sin):在神学名词上,罪是灵能变得黑昧不明。当灵能从心出走,不再记念上帝,并且透过感官将注意力转向被造物的时候,它就犯罪了。

怠惰(Slothfulness, Acedia):灵能能力的属灵麻痹。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对禁食和祷告绝对漠不关心,对于遵守福音的诫命更感迟钝。由于人是心身的实存,属灵的怠隋也反映在身体上。它是一种心身软弱和懈怠。一种心身麻痹。

悲伤(Sorrow):灵魂的内在痛苦。有关乎上帝的悲伤和关乎世界的悲伤。前者创出属的灵悟,在盼望上帝的气氛内运动,并且勉励人作属灵的奋斗。它提供巨大的力量和能量。关乎世界的悲伤则使人陷入绝望,导致心身麻痹。

神学(Theology):神学是关乎上帝的知识。它不是读书或运作理智所产生的成果;它一方面是关乎上帝的知识之果和个人对上帝所得到的经验;另一方面昃带领人得到医治获得上帝的知识之路。神学家是经过心的净化达到灵能的启迪而得圣化的人。因此,他获得关乎上帝的知识,以可信的方式传扬祂。神学家也可说是接受圣徒经验的人,而不是他拥有关乎上帝的亲身经验。‘凡是祈祷纯正的就是神学家’。

理论(Theoria-Theoretical Man):理论是上帝的异象和荣耀。它和自存光的异象,上帝的自存能的异象等同,也就是天人合一而圣化的异象。因此,理论、异象与圣化密切相连。理论有不同的等次。有光照,上帝的异象和恒定的异象(经历时、日、周、甚至月)。理论人即处于这阶段的人。在教父神学中,理论人的特点是群羊的牧人。

圣化(Thoosis-Divinization):它指在上帝的自存思典里有分。圣化可以认同为自存光的异象,或与之相连。它称为在恩典里圣化,因为它藉著属天恩典的能量而达成。它是上帝与人的合作,因为上帝是运作者,人是合作者。

思维(Thoughts, Logismoi):思维和形像连结一起,也和出感觉和避思的各种刺激连结一起。思维透过欲望、行动和情欲各阶段演化为罪。它们称为思维,因为它们在理智里运作。

自存光(Uncreated Light):它是上帝的能,多次以光为人所见。这种上帝的能是神性的荣耀。它称为自存光,因为它是属天的,不是被造的。它不是被造的实存的能。

警醒(Watchfulness, Nepsis):属灵的警觉,持续不断的注意和预备,好叫思维不致从理智出发进入心。它只是在心内的灵能,而非思维。这种属灵的警觉称为警醒。

Православное братство всех китайских святых

Мы рекомендуем